目前日期文章:200605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今天是畢業考日,早上拿到仁班小說精選集,覺得好開心(明明自己做的部分佔了一大半,還一副很新奇的樣子),忍不住看了又看,愛不釋手。

  兩點的時候去搭公車,我看車上很多空位,就坐了博愛座。車開到西門町的時候,有一個老先生上來了,旁邊有個建中生準備要讓位,沒想到那死老頭(我換稱呼了,請注意)竟然推了我一把,硬是擠到我旁邊來。我正在專心的看「追殺玫瑰」的結局,根本沒注意推我的人是誰,可是因為很痛就抬起頭來,看到是個老頭,一副「小妞你還不讓座啊」的樣子,立刻站了起來。

  我說:「位子給你坐好了。」

捲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May 03 Wed 2006 22:30
  • 終曲

  我總是覺得高中畢業的那一天離我好遠好遠,因為就連我進學校的第一天,在我的腦海中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,更不用說是進樂隊的那一天和第一次把樂器舉起來的感覺。我根本不覺得最後一次練習那麼快就到了。
  我記得被選上樂隊的那天,聽到學姊說分組指導老師是國田先生時嚇了一跳,因為他是我小時候印象深刻的日本演奏家;我記得那天一儉的十個人約好了不要退隊;我記得那天我又興奮又擔心,想像能夠表演的那一天,卻怕自己永遠不會吹法國號。
  不只是愉快的回憶,討厭的事卻也那樣鮮明的在我的腦中。我討厭冬天冷冰冰的吹嘴、害怕國田老是要我唸日文給他聽(因為那時的我真的太遜了)、討厭禮拜六的練習常常練到下午一點讓我腦中幹聲連連(哈哈哈)、討厭出隊前密集的練習,甚至有次因為和校際詩朗比賽的時間衝突,讓我和隊長差點吵了起來…等到有一天,我不再隨著隊長的哨聲跑操場、不再練習穿靴子走車輪步、不再感到手臂上的痠痛時,那種討厭的感覺竟從此消失了。

  

捲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