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大家在討論自己有沒有被排擠過的事情。
  「我有!」我大聲說。
  其實,那只是我覺得自己被排擠過。通常在我說出一些以前的同學對我不好的事,大部分的人都會說我一定是做人不夠好。但我覺得我那時已經夠好,甚至連諷刺的話語都無法讓我生氣。那些人的面孔在我的記憶中漸漸淡去,但是,我卻忘不了那種語調。
  國一的導師給我一個評語,叫做「思想成熟」。考第一名被老師誇讚,我只是在座位上低下頭,我以為這樣就叫謙虛。我主動關心成績不好的朋友,以為這樣就叫同學愛。現在看來,多希望我和當時的大家都一樣只是幼稚的國一女生。那時的我有太多想法,但是只有老師懂,同學或許都覺得我很奇怪吧!
  現在想起國一、國二的時光,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就很像我小時候去幼稚園的那條小路,我現在只記得它通往哪裡卻忘了沿途風光。雖然不想記得一些令人痛苦的事,不過,我認為記得一些片段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!在北一的日子實在是太快樂了,留些能激勵人心的過去才有辦法砥礪自己啊(殷憂啟聖?)。所以,不要勸我原諒,不要勸我遺忘,我實在沒有那麼寬容和溫和。若能一笑置之,就算那些回憶還在又何妨?

  偶爾耍幼稚也是長大的要素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捲捲 的頭像
捲捲

兼職人日記

捲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*
  • 一旦學會了要怎麼樣對別人好來換取友情
    一旦這樣搞錯了之後

    要怎麼樣才能找的回自自然然的那份付出和陪伴?
    做得到嘛?

    朋友相處和應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