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謝謝,我的同學們。

原來我們不只是坐在教室談功課,聊假日要去哪裡玩而已。

每一句話對我來說都是力量,謝謝你們。

「『我們要走出去,真的不能等了』和『這就是愛台灣』一樣,都是咒語,馬英九開的是法會,不是記者會」

「我要用一生為自己的蠢贖罪了」

「當政府開始說你是暴民,用軍警對付你,就代表你對政府真的有威脅性」

「繼續關注,在自己可以影響到的範圍內,把議題散發出去

 對抗暴政的唯一解答是堅定的反抗意志」

「所謂的辯證思考就是兩種意見不停相互駁斥和交鋒,對方講得有理就接受,但無理就提出質疑,自己的思考才會越來越銳利」

「總之建議陳為廷也弄一件風衣,感覺霸氣度倍增」

「就法理上,退回服貿是絕對可行的。國會是國家主權的代表,本來就有權代表國民拒絕行政權對外簽訂的條約」

「運動隨著政府的回應而調整應對分案是很正常的,學生們並不是在政府全盤接受學生要求後又翻臉不認帳。事實上馬江從未正式誠懇面對抗議者。」

「參與運動的人,每個人都是自主公民,都有自己的主體性。如果因為學生因應暴力政府而添加新的訴求,感到不認同的人,確實有可能降低支持。但相對的,也會有認同新訴求的人加入。」

「如果大多數人裝睡不醒,那獨裁就大功告成」

我們永遠無法預測歷史。攻占行政院必然流血,因為馬英九江宜樺集團不是軟趴趴的琉璃蛋王金平,但也因為如此,馬江現在已經是全台灣心中最焦慮最恐懼的兩個人。如果他們讓學生與群眾流血,大約有兩個後果:最可能的後果是馬江的政權合法性與正當性完全消失,遍地開花成為事實,軍警與諸侯不再聽命,馬江若非逃亡,就是成為吳三桂。第二種可能的結果是馬江鎮壓學生成功,同時悍然不顧國會自治原則,回馬一槍掃蕩立法院,成為真正的獨裁者。無論哪一個結果,這就是歷史的一刻,而我們都在局中。讓我們放鬆心情,咬緊牙關,讓馬江的噩夢成為事實,讓台灣的民主自由成為永恆。」

「這個社會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、都有能力去花這些心思,去了解並搞懂這個大議題到底會影響什麼,那我們要幹嘛?我說,我們是知識份子!我們要有良心!政府不讓人民懂,或是誤導,或是很多東西被隱藏掩蓋,那我們就要盡力去揭露。
 而且,社會上每個人能做的都不同,每個人形成支持活動的理由也不同,但沒有關係,你想過了,你清楚自己在幹嘛,那就不用害怕。就去做吧!」

不要害怕擁有自由意志,不要害怕擁有主觀意識,任何人都不能拿著『你不客觀!你有立場!你隨風起舞!』的大旗來打你!只要是人,怎麼可能沒有主觀?怎麼可能沒有自己的想法?放屁!」

「七年之病要三年之艾,更何況從小到大被洗腦數十年呢」

「要調整自己的態度或者經歷認知失調是焦慮且耗能的事情,所以人類會本能性的避免」

arrow
arrow
    文章標籤
    反黑箱 太陽花
    全站熱搜

    捲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