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拿到了碩士學位袍,拍了不少張紀念照,不過我還得寫完論文才能畢業。想起來真的覺得好驚人,穿上學士服竟然是四年前的事,許多同學都已在職場打滾數年,不若我仍是個學生。四年前的回憶甜蜜卻讓人不敢回首,那時候的我,很單純、很熱血,卻也很膽小、脆弱。當年的我是多麼用力地記住一切,現在回想起來才如此清晰呢?



 曾經受不了自己的善感與不灑脫,但幾年過去了,發現這樣珍惜生命中每一段情份,對我而言已是本性難移。不只是當年讓我戀戀不捨的大學同學,在日本認識的朋友、研究所的同學、當助教和老師所接觸到的每一個學弟妹和學生…和不同對象之間的互動,就是我最重視的人生經驗。


 這四年來,想達成的目標沒全部達成,想到自己以往總是天真爛漫地寫流水帳,絲毫沒想到幾年後會這麼不長進,讓我不太敢回顧大學時寫的文章。今年,總算有勇氣打開不常用的PTT2,緩緩地壓著翻頁鍵,回到四年前的畢業季。才幾分鐘,腦中本來就清晰的畫面變立體了。原來我真的一直都記得,而且記得好清楚,不管是開心或悲傷的。雖然常常試著不去碰觸受過的傷,但它還是在那裡,像房間一角堆積的雜物一樣,不去清理就不會消失。


 我知道,就連我身旁的人也明白,當我說出「我很好,沒事」的時候,並不是每次都真的沒事。太多人告訴過我,這讓我不像平時率真,也不可愛。然而我改不太掉這個謊,因為,想讓身旁的人都安心已經是我的習慣。雖然這是一種不可愛的謊言,但當我這樣說的時候,表示我也打從心裡相信自己一定會好起來。


 隨著這幾年撒「我很好」謊的頻率漸漸降低,我想自己也一步步接近大人了吧。然而內心深處還是想擁有和大學時代一樣的單純,就像那年在個板上寫的,「我不想長大」。在遇到求職的不如意時和爺爺臨終的那段期間,我以為我會離單純越來越遠,變成一個會玩弄心機或歷盡滄桑的大人,那不是我想變成的樣子。還好我還是我,雖然不耍心機卻更思慮周到,雖然沒有滄桑感,卻更勇敢堅強。


 今年在日文三的課當TA,班上有許多即將畢業的學弟妹。每當問起他們畢業後的打算,也許語氣帶著小小不安,但他們談起自己的目標時,卻藏不住眼裡的光采。那股神情讓我想起了大四時的心情,也才有勇氣用懷念的心情重溫當年的日記。正視著曾經帶給我負面情緒的回憶,就像一一拾起那一角堆積的雜物,然後,終於決定把它放到垃圾桶。


 好久沒有在夜裡打這麼長一段文章。大四時剛開始用的Facebook,如今是普及的社交工具,卻不是適合寫這種長文和好好抒發心情的地方。這個晚上,終於對得起部落格裡堆積的草稿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捲捲 的頭像
捲捲

兼職人日記

捲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